您的位置:首页/旅游资讯 > 内容

长水机场旁有个静谧民宿村

时间:2020-08-05 16:48    编辑:施正萍_实习    

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木凡_副本

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木凡摄

夜晚,卸下疲惫,漫步山野,沐山风、泽雨露,摘一朵野花放在床头,安然睡去。清晨醒来,拉开窗帘便能见南山云雾……

很难想象,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以西9公里处,就有这样一个静谧的地方——官渡区严家庄村。从机场出发,顺着蜿蜒的李长公路走,15分钟后,便会进入这个群山环抱的村落,村内现有20余个民宿合院。

自己建设一家民宿,一直是严家庄村85后村民李峰的梦想,但是,能在自己的村子建民宿是他没预料到的。2017年,随着第一间民宿的开业,严家庄村陆续吸引了20余个同样有着民宿梦的人,这里变成了一个有特色的民宿村,每年吸引上万人次旅客在此休憩,是不可多得的昆明“后花园”。

缘起 两个年轻人一拍即合

2017年,村里第一间民宿建成,到2020年,已发展至20余家。

1985年,李峰出生在官渡区大板桥街道严家庄村。李峰出生前两年,村里经济条件好的人家开始建砖瓦房。  

村里的祖辈们世世代代务农为生,走出大山、离开村庄,是李峰这代人的梦想。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家发展,严家庄村的发展陷入停滞状态。

离开家乡的李峰奔波于各地做建筑基础工程,但10多年来,他心中一直藏着一个民宿梦。为了这个梦想,他奔波于全国各地考察、学习。  

同样,来自省外的何栋(化名)也有同样的民宿梦。2016年,他看上了昆明这片资源好、充满商机的土地,可究竟在哪里开民宿呢?何先生一直在纠结。

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位于昆明以东,是中国的五大门户枢纽之一,其功能定位为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国际航空枢纽,西南对外开放的现代综合交通枢纽。自2012年开通运营以来,长水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一直稳步上升,2016年,长水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已达4198万人次,未来更是要规划为年吞吐量1.2亿人次的国际枢纽机场,庞大且增长迅速的客流带来了大量的中转住宿需求。除此之外,空港新区乃至昆明周边的人也有着周末逃离城市生活的需求。

“在机场周边开发民宿准没错!”于是,何栋以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为圆心,朝着周边寻找。机缘巧合下,何栋遇上了当时任严家庄村委会主任的李峰,两人一见如故,聊得十分投机。通过李峰,何栋对严家庄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

严家庄村距机场9公里,开车只要15分钟,距离够近,还成功避开了机场的喧嚣。村子有300余年历史,有300余名村民,占地面积1万亩,森林覆盖率超过80%。山林环绕、空气清新,就像一个巨大的“天然氧吧”。

村里有近90栋老旧的土坯房,且大部分闲置。“这么有历史的房子,加上这么好的环境,何不到这里做民宿呢?”何栋觉得,他找到了理想中远离喧嚣又生态宜居的静谧之地。

2016年,何栋和李峰租用了村里两间老房,并着手改造。改造之初并不顺利,屋主不理解也不看好他们的设想,不愿将房屋长期出租,仅约定了5年的租期。

未来如何?其实何栋和李峰心里也没底。“既然没底,那就认真改造。”画图、修缮、装饰……一年过去,一个精致的小院改造完成,取名“燕栖四合”,设7个房间,是村里第一家民宿。

2017年,燕栖四合正式营业,关注这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7个房间经常客满。随后,民宿开始扩建,房间增至18间,小院也越来越大。

寻着燕栖四合来住宿后,有人选择留下来,和李峰、何栋一同,在这里开民宿。2018年,村里的民宿增至10家,到2020年,发展至20余家,这些后来的民宿,依旧是租用村里的老屋,租期大多为15年。

改变 老屋变花园 村民变员工

村民从不愿意长期外租房屋到主动寻租,村里的劳动力也从单纯务农转型成民宿员工。

从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出发,沿着机场内部道路行至李长公路,经过几个村庄,拐过一个弯,便进入严家庄村。严家庄村地势不算平坦,整个村庄坐落在一个山坡上,所有房屋按照地势高低布局。村里虽然老房居多,但道路宽敞。每间民宿都有自己的小院,院墙颜色相近,整体协调。

见南山院、燕栖四合、燕巢、春涧、莫兮子吟、月朗……民宿大多保留了房屋原有的木质框架结构,但又各具风格,到此的游客,能从中了解到不一样的故事。

村中道路两侧停放着一些私家车,有民宿主人的,也有客人的。路上总能遇到几个背着背包、拖着行李箱的游客,他们有的是来昆旅游,有的是在昆明中转。

沿村中道路往坡上走,燕栖四合总能引人注目。门牌“燕栖四合”4个字,是何栋自己写的。他说:“燕飞远方,择人居而栖,如同这四面八方来的旅人,不论是否抵达终点,总要在夜幕降临之后寻一处栖身之地。”所以,这间民宿取名为“燕栖四合”。

踏进院门,院里是另一番景色。用磨石板铺成的小路、木质迷你吧台、收银台上放置着有年代感的算盘和蒲扇。再往里走,是一条悠长小径,为了减少夏季的燥热,主人安装了喷雾设备,将水雾喷向小院各个角落。院内种满了不同品种的鲜花,还用枯木凿成花盆养了多肉,院里有个池塘,搭了座小桥,连接着院里面积不大的两方小天地。在园中寻一把椅子坐下,环顾四周风景,颇有旧时梨园听戏的味道。

跨过院子,则是木质的楼梯,顺楼梯上阁楼,又是另一番光景。禅房是个绝佳的清静之地,古琴、蒲团、沙发,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房屋原有的夯土墙,又可以看到屋外的森林。不论晴天还是下雨,禅房都是个能让人发呆放空的地方,当然,你也可以在此喝茶聊天。

有客人这样评价燕栖四合:“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进民宿,带着满心喜悦离开。”“这是一个四合院,你想要的生活这里都会给你……”

自燕栖四合开业后,严家庄村开始从悄悄变化转变为快速发展。村民从刚开始不愿意长期出租房屋到主动寻租,村里的劳动力也从原来的单纯务农转型

成民宿员工。而来自不同地方的民宿主人和旅客,为村庄带来了新鲜血液,也让村民的观念发生转变。

气质 民宿小资 也接地气

村里的民宿不缺人气,一些民宿小院成为村里的老人和孩子们常去的地方。

民宿“明月”坐落在村子中央。屋子旁就是一小片有200余年历史的楸木林。每年三四月份,楸木花开,十分漂亮。春天一过,楸木长满绿叶,楸木林便成为大家乘凉的好去处。

木质院门上挂满了灯笼、贴着对联,这里不像民宿,更像是私宅。推开“明月”的木门,眼前是一个半圆形小院子。八卦图、聚宝盆、木桥、水池、花草……院子面积不大,却归置了很多小物件。穿过院子,还有一道木质内门,里面是供人住宿的两层小楼,改造前,这是一处两房一耳的老宅。

2018年3月,正是楸木花开得最茂盛的时候。臧鸿杰预订了燕栖四合的民宿,一住便不想走了。散步时,他看到了这间位于楸木林旁的土坯房,楸木花、老屋、小院……周边的一切,让臧鸿杰觉得是如此的浪漫。

“就是这里了!”臧鸿杰停下脚步,以每年2.6万元的租金租下这个小院,开始改造。半圆形的小院,靠山一侧有意压低了围墙高度,这样,坐在院里便可以直接看到不远处茂密的山林,还有那几棵楸木。

“明月”设有7个房间。“小院的形状像月亮,7个房间是七星,连起来就是七星照明月。”所以取名为“明月”。皎洁明月当空,璀璨七星连珠,苍天古树庇护,站在“明月”中央,赏月、看星、听远处山林“沙沙”作响,确实是难得的体验。

能打造如此浪漫的民宿,臧鸿杰本人也是浪漫之人。1974年,他出生在河北,20年前入伍来到云南,从此便在云南生了根。

生活在严家庄村,他觉得自己就是这里的村民,而村民也没有把他当外人。村里有红白喜事,或是谁遇到困难都会上门找他。而他的小院更是深受村民喜爱,傍晚,老人喜欢带着小孩到小桥上看金鱼,或是找他聊家常。

村里现以老年人居多,仅80岁以上的就有20位。平时老人们喜欢聚在一起打牌、聊天。为了让老人们有一个舒适的活动空间,臧鸿杰自费为村里修了老年活动中心和公厕,比起为了生计开民宿,他更像是来严家庄生活的人。

打磨 要让游客留得下来

花田、果园、菜地,烧烤、露营、酒馆……

为了让来村里住宿休憩的游客有更多玩场,臧鸿杰有了更好的规划。除了民宿,他还准备开餐馆。餐馆也是由老房子改造而成,不同的是,他改造的老房子,是当年下乡知青居住过的地方。

两栋知青住房经过维修,显得更加挺拔。为了让客人们感受知青的生活,臧鸿杰请人在墙上画下了当年知青们在河边洗衣服、在院子做工、下地干活等场景。

餐馆取名为“青堂”,在房屋尽头的白墙上,臧鸿杰用黑色毛笔字写下对青堂的介绍:“青堂,源于‘青堂瓦舍’一词。即青砖灰瓦建造的大房子。本青堂大院于1973年专为安置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而建造。从1974年至1977年,共4批39名知识青年在本大院生活、学习、劳动。”臧鸿杰说,他们已经联系好了当年居住在此地的知青们,待餐馆开业时,会邀请所有人回村吃饭。

为了还原上世纪70年代最真实的样貌,臧鸿杰下了不少功夫。他辗转于昆明周边的各个村落、旧货市场淘老物件,老式德国钟表、黑白电视机、木质衣柜、石磨、犁具、缝纫机、供桌……甚至还有石头佛像。

民宿,顾名思义是要让人来了住得下来。民宿村,是要让游客能在这里生活下来。为了满足这些条件,李峰和民宿主人们一直在思考和完善,确保让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能安心住下、玩得满足,开心地离开。

李峰介绍,除了覆盖率极高的森林,村内还种植了600余亩薰衣草、百日菊等鲜花供游客观赏,除此之外,还有400余亩果树、500余亩新鲜蔬菜。春季鲜花盛开,游客在花海内拍照打卡,夏季可以在专人带领下到森林采摘野生菌,天晴时,在露营地上搭帐篷露营、烧烤,阳光灿烂的午后,也可以到鱼塘里钓鱼或是开着山地越野车在森林里畅玩。

为了让游客们有更好的体验,民宿主人会提前联系客人,询问客人有何需求,提前备好。“如果他们想吃鸡或是羊,我们会提前到村民家购买,或是等着这位客人自己去抓。”李峰说,这样一来,不仅能让游客吃到村内的特色美食,还能充分体验乡村生活。另外,民宿收购村民养的土鸡、山羊,也为村民增加了收入。

李峰自己开的风窝酒馆算是民宿的配套,酒馆的外墙画有各类大幅卡通图案,空地上停放着山地车等可供游客休闲娱乐的物品。

酒馆内是小院子,院内墙壁上画着电影《大话西游》的壁画。这是一个自助酒馆,还是一个供游客烧烤的地方。不少体验过静谧休闲时光的游客,会到酒馆来喝酒、烧烤。而酒馆还会不定期地邀请昆明本土乐队前来驻唱。

每当夜幕降临,村里又是另一番光景。坐在从小长大的小楼内,李峰很欣慰:多年的民宿梦终于圆了!作为严家庄村委会主任以及原住民,这里的变化,于他有了多一重的意义。

未来 建成有温度的民宿村    

年轻人看到留下来的价值,愿意留在家乡工作,可以照顾老人和孩子。

“虽然村里有20余家民宿,但大家并非竞争对手,更像是邻居、朋友。员工、老板们互相串门,一家人手不够,另一家来帮忙。除此之外,游客到了民宿里也爱互相串门,欣赏不同院落的风景。这是要一直保持下去的。”李峰说。

村里近90栋老房子已经租出去50余栋。对于未来,李峰已经有了具体的计划。目前,村子里已经有了户外山地车、真人CS、露营、烧烤、逛花海等项目,但还不够丰富,接下来,民宿村将继续规划、建设烧瓷窑、开设特色骑马、鱼塘、虾塘、云南特色餐饮等项目。有的已着手建设,今年年底有望投入使用,有的正在规划之中。

想要把这个民宿村发展好,必须有一套完整的系统。“以后,我们想以公司的形式运营管理所有民宿,不随意定价,也不随意涨价。”李峰希望村子里的民宿能够良性竞争,能提供给游客更多选择,而不能乱涨价,影响村子的发展。

村子圆了李峰的民宿梦,他也希望努力来回馈这个养育自己的地方。项目丰富了,需要的人手也更多,年轻人看到留下来的价值,也愿意留在家乡工作了。这样既可以照顾家中的老人,又可以让原本留守的小孩能在父母身旁长大,同时还能吸纳更多外地的‘新鲜血液’为这个民宿村的发展出谋划策,如此良性循环,严家庄村将发展成一个有温度的民宿村。(都市时报 记者王丹丹  实习生李玥澹) 

更多

更多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