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/旅游资讯 > 内容

战疫600天 驻点留观酒店的王晋斌今年9月底终于见到了家人

时间:2021-11-03 15:13    编辑:张蕊    

  每周都有国际航班飞抵昆明。落地后,入境人员全流程闭环转运到昆明指定留观酒店,酒店成了战疫一线。

  47岁的王晋斌是昆明市某区文化旅游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。他已经在留观酒店工作近600天。

  无数个15天,他还没回家

  2020年1月20日晚,钟南山院士在央视“新闻1+1”肯定新冠肺炎会人传人。1天后,国家卫生健康委确认昆明出现首例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因为突然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,全国人民开始宅家防疫,昆明也不例外。

  1月24日鼠年除夕,凌晨2点多,已经睡下的王晋斌突然接到电话,让他第二天一早去城外找几家酒店。“这个时候找酒店?找什么酒店?给谁住?”……尽管心里一堆疑问,但第二天天刚亮,王晋斌就出了门。他和妻子说“去单位加个班”,其实是去找酒店。后来,王晋斌才知道酒店要接待滞留昆明的湖北籍游客。

  春节前,大量游客到云南旅游过年。因为疫情管控,湖北籍游客滞留各地,无法返乡。1月25日,昆明市在全省第一个设立安置酒店,接待滞留的湖北籍游客。按照昆明市“5个1”标准(即1个集中安置酒店、1套班子、1个方案、1套流程、1本指导手册),酒店所在辖区的文旅、卫健、公安等部门及街道要派驻人员组成驻点工作专班。王晋斌报了名,负责对接相关人员的接收安置、安置酒店的统筹协调等工作。

  1月27日是安置酒店接待滞留湖北籍游客的日子。酒店实行全封闭式管理,工作专班也不允许离开。1月26日,王晋斌简单收拾行李,住进了安置酒店。他没告诉10岁的女儿要去哪,只说“过15天,爸爸就回来”。根据当时对新冠病毒潜伏期“一般3—7天,最短1天,最长不超过14天”的描述,王晋斌乐观地认为,最多两个星期就能结束任务。

  第1个15天过去了,他没回家;第2个15天过去了,他没回家;第3个15天过去了,他还没回家……安置酒店,王晋斌一住就是100多天。去年3月31日,境外入昆人员留观酒店启用。于是,王晋斌从安置酒店搬进了留观酒店。

  退伍老兵的眼泪

  “我帮他算过,从去年1月27日到现在,他在留观酒店工作近600天,做过170多次核酸检测。”任传振说,他佩服王晋斌。

  任传振是云南陆军讲武堂历史博物馆办公室主任,也是昆明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文旅工作组成员。有时,他们会聊起留观酒店的事。有一件事让这两个退伍老兵都哭了。

  去年7月中旬,王晋斌驻点的留观酒店又“迎新”了。按照“4人1组”的下车规定,大巴上下来1家人:27岁的孕妇、60多岁有残疾的老太太和小孩。他们一家从云南昭通到老挝万象打工。老挝疫情越来越严重,打算回国的一家几经周折,买到了机票。爸爸让妈妈带着老母亲和孩子先回国,自己留下。

  留观第10天,孕妇出现早产征兆。经过紧急协调,1个多小时后,孕妇在最近的公立医院剖宫产生下一个7个月的早产儿。在医院住了3天,她回到留观酒店。那是他们一家留观的第13天,再过1天,就可以解除隔离,回家了。“叔叔,解除隔离后能不能再住一晚?”她和王晋斌说,她要把老人、孩子送回鲁甸乡下老家,再连夜回昆明,在医院旁边租个房子,照顾还在保温箱里的孩子。

  王晋斌答应她,想办法帮她解决住的问题。解除隔离那天,昆明下雨了。凌晨4点,她一只手提着两个蛇皮口袋,抱着孩子,牵着老人,去东部客运站赶班车。“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眼泪就忍不住了。”说着,王晋斌的眼眶红了。

  第二天晚上,她回来了。隔天就在医院附近租了间房。后来,她老公也买到回昆明的机票,解除隔离后,专程来谢王晋斌,告诉他孩子顺利出院了。

  留观酒店工作专班成员田军说,王晋斌常和大家说,在做好自我防护的前提下,对留观人员,大家尽自己所能,能帮一下就帮一下,能多关心一点就多关心一点。

  在留观酒店近600天的工作经历,让王晋斌知道,面对狡猾的新冠病毒,再谨慎都不为过。既要保护好留观酒店和工作专班的每个人,又要照顾好留观人员,就必须有章可循。于是,王晋斌带着大家摸索、梳理出一套规范程序,形成《集中隔离留观酒店管理办法》。

  目前,留观酒店工作专班的工作流程已经细到“某天、某个时段、某个岗位的工作人员要做什么、怎么做”。王晋斌驻点的留观酒店,成为昆明留观酒店的标杆。他们首创的酒店工作专班岗前培训,也被纳入昆明“5个1”标准,成为第6个“1”。

  斌哥在,就踏实

  留观酒店工作专班每个人每次上岗前,都必须参加培训。王晋斌讲各组分工、工作流程、注意事项,疾控人员演示防护服的正确穿脱。

  田军记不清自己参加过多少次培训。去年12月,田军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。上班还没一周,就被王晋斌抽到留观酒店工作。对田军这些专班里的年轻人来说,有“斌哥”在,他们就踏实。

  60岁的李焕亮,是昆明一家留观酒店的总经理。他也说:“有王老师在,我就踏实。”

  “开始,我们不愿做留观酒店。王老师来了好几次,和我们说:‘我在留观酒店快1年了,还不是好好的。只要按照三级防护来做,就没有问题’。”李焕亮说,去年11月,他的酒店成了留观酒店。亲眼看到工作专班是怎么工作的,让李焕亮和酒店工作人员安心不少。

  还有3个月,王晋斌就在留观酒店工作满2年了。这段时日里,他和专班的伙伴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,也收到过很多感谢信、锦旗。最让王晋斌感动的,还是专班和留观酒店的每个人。

  “我们有20多岁的年轻人,也有快退休的老警官。接人时,所有人防护服一穿就是十几个钟头。没人抱怨,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。头一晚接人睡得再晚,第二天该在岗还在岗。我们所有人齐心协力,把最后一个客人安全送出酒店,完成酒店消杀,终于能休息的时候,是我最高兴的时候。”王晋斌说。

  看着留观人员安全解除隔离、回家,王晋斌既高兴,也不是滋味。“姑娘以前经常问,爸爸怎么几个月不回家。妈妈就和她解释,爸爸是去做什么。如果爸爸不去,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就要去,其他小朋友怎么办?”王晋斌说,今年9月底,他终于见到家人了。后来,女儿在作文《我眼中最美的你》里写“爸爸的工作就是最大限度地隔离病毒,保护大家的安全。爸爸不在我身边,也是在爱我、保护我”,这让他既感动也自豪。

 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,正是因为有了默默无闻地站在一线的“王晋斌”们,840多万昆明人才能正常生活,工作日上班、上学,周末下馆子、逛街、看电影。

  王晋斌不知道在留观酒店的工作还要持续多久,但只要还需要,他就会挂着“编号042”的工作证,站在战疫一线。(昆明日报 首席记者李思凡)

更多

更多

更多